中共党史研究-鲜战争发作后美国为何不同意台湾发兵?

admin 4周前 (09-27) 社会 16 0

随着苏联、美国、中国大陆以及台湾档案的相继公然和出书,对于朝鲜战争时代台湾国民党政府的应对及其影响,学界可以举行对照客观的评述。朝鲜战争的双方是中朝阵营与美韩等16国阵营,中朝背后有苏联的支持,而美韩阵营背后名义上有团结国的支持。就地理位置而言,台湾与朝鲜半岛并不接壤,但台湾与朝鲜战争却有着多方面的关系,甚至台湾学界有“韩战救台湾”之争论。虽然台湾在朝鲜战争中并不是一个主要的角色,但战争自己给台湾带来了无限期望,并将台湾卷入美苏冷战的大款式之中。

台湾与朝鲜战争的关系并非冷战史研究的重点,在现有朝鲜战争的研究中,着眼点仍是中苏美之间各自的决议剖析,如对美苏决议和中国发兵援朝的研究等。苏联档案解密后,中苏之间的国家关系、两党关系以及中朝之间的国家关系、两党关系等研究有了长足的希望,弥补了长久以来对中美、苏美关系的片面剖析的不足。自朝鲜战争发作始,中国政府就以为台湾问题与己亲切相关,美国同样持此种看法。若何使用或围绕台湾作决议,是中美两国都在思索的问题,从而有了中国在团结国的“控诉美国侵略台湾案”。中美台之间的较量,是同时在战场内外睁开的。

学界对于台湾政府在朝鲜战争初期的对美关系已有一定研究,主要探讨了发兵问题的谈判,但基本上只注重到了第一次发兵讨论,没有关注到台湾曾有第二次发兵建议。整体而言,对于整个战争时代的台湾因应尚无专文讨论。前期发兵、后期息兵谈判及政治集会、息兵后的战俘遣返等,都曾是台湾在战争时代思量的实际问题,背后则存在着美台关系、“台湾职位”和“反扑大陆”等问题。作为一种对照研究,本文亦线索性展现中国政府在朝鲜战争中的响应行动,以此作为明白台湾行为的一种靠山。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朝鲜战争发作及台湾第一次发兵提议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发作。当天,团结国安理会通过了第473次集会决议,即第82号决议,以为朝鲜对韩国的武装进攻是对和平的损坏。团结国秘书长赖伊向成员国发出呼吁,要求监视朝鲜立刻住手军事行动,将军队退却至三八线四周,同时呼吁团结国全体会员国执行此决议,不要辅助朝鲜。第二天,苏联驻朝鲜大使什特科夫致电苏联副外长葛罗米柯汇报朝鲜战争的希望,称朝鲜军队组织严密有序,战争当日已经向春川偏向推进了12公里,占领了开城等三个都会。美国迅速作出反应,杜鲁门于27日揭晓总统声明称,美国将发兵支持韩国,协防台湾。战争初期,美国对朝鲜战争的政策是不停更改的,甚至有些杂乱,造成这种状态的缘故原由相当庞大。中国政府则于28日揭晓声明,训斥美国阻止中国解放台湾。朝鲜战争大幕正式拉开,器械两大阵营开启了周全冷战、局部热战的国际斗争款式。

战争发作后,台湾第一反应是以为苏联策划了对韩国的侵略。25日晚,台湾“驻美大使”顾维钧收到“外交部长”叶公超所发关于朝鲜发作战争的电报。叶公超要求驻美顾维钧、驻团结国蒋廷黻对团结国提议,“善为运用,藉增韩美两国对我好感”。26日,国际社会已经有台湾军援韩国的舆论传出,合众社引用相关新闻称蒋介石将向韩国提供飞机以及军队、舰船。对于合众社的新闻,顾维钧急电台北,询问真实性,并称杜鲁门总统“赞许团结国安理会迅速集议决议饬令侵略军退回”,“美拟努力支持该会起劲阻止此项损坏和平行为”。27日,在苏联代表缺席的情形下,美国操作团结国安理会通过武装过问朝鲜战争的决议,即第83号决议,呼吁“团结国各会员国向大韩民国供应为击退武装进攻并恢复该区域国际和平与平安所必须的援助”。

若何回应团结国安理会的第83号决议,应该接纳何种对策?在台湾最初的应对中,顾维钧的建议起到了主要作用。28日,顾维钧密电叶公超,以为对赖伊秘书长的呼吁“似宜予以最善意之回答”“可声明,凡我力所能及与防守台湾形式所许,深愿供应最大量之军援,至何种军援,可暂勿说明”。经由讨论,叶公超于29日破晓急电顾维钧、蒋廷黻,要求将以下内容翻译后递交美国国务卿:“中华民国政府已于今日接到团结国秘书长通知,请照平安理事会27日议案供应大韩共和国以需要之协助,以击退起义韩军队。中华民国至愿派遣陆军赴南韩助战,盼美国政府迅将对于此事之意见见示。中国政府以南韩事态紧要,业已一面训令占领军驻日代表团长向麦克阿瑟将军询商详细设施。”此为台湾向美国发出的第一份备忘录。在这份电文中,叶公超示意已经令蒋廷黻回答团结国秘书长,大意即台湾愿意辅助韩国。

若何应对已经发作的朝鲜战争,台湾内部有种种讨论,发兵援韩被以为是最有利的选择。29日,台湾驻美职员刘大钧的一份签呈送到顾维钧处,建议台湾发兵参战。刘大钧以为“虽一师一旅,亦较不派为佳”,理由如下:台湾派兵加入朝鲜战争,无论胜负,都可在国际事态中获得自动职位;参战注释台湾将继续“自由民主”,否决中国大陆;参战注释台湾拥护团结国决议,拒绝某些让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团结国的提议。他建议台湾放弃对美国的“怨恨”,由于“此事对我前途关系颇大,似宜暂时甩掉前嫌与之互助”,强调此事需要速决。在详细的援助韩国问题上,他建议分步骤举行,先行派遣两个师参战。

顾维钧

对于台湾有意派兵一事,顾维钧经与“外交部”协商后又发出第二份备忘录,敦促美国一并予以思量。这份备忘录主要先容台湾所作的详细军事准备:一是为了辅助韩国击退朝鲜的武装进攻,台湾可以向韩国派遣约3.3万人的军队,用于山地或平原作战;二是台湾所派军队将配以现在台湾最好的装备;三是运输台湾军队赴韩,若是空运约需20架046型运输机,若是海运台湾可以提供相当数目的护卫舰;四是上述所有军队将在五天内集结待发。

就是否接受台湾发兵一事,美军参谋长联席集会30日作出决议,建议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暂不要接受台湾派军的建议,电令麦克阿瑟所有有关是否接受外国军事援助之事都须经由华盛顿最高政府讨论决议,所有来自蒋介石的建议都应转交美国国务院处置。

同日,美国国防部见告顾维钧,白宫已经讨论了台湾的派军提议,但暂未作出决议,美国已经“议决先调派驻日美军赴韩援助”。顾维钧向台湾政府建议道:“美既暂勿需要客军援助,在我已尽友谊,似可将愿派兵一层正式回答团结国秘书长并安理会,正式声明以示我竭诚拥护团结国决议”,并将上述意见转蒋廷黻。

7月1日下昼,美国国务院回答台北,对台湾愿发兵赴韩“示意深挚谢意”,但台湾自身仍有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进攻的危险,美国政府以为,“在决议削减台湾防止,调兵赴韩以前,宜由麦帅总部代表先与台湾军事政府对台湾防守设计协商一切”,并指出“麦帅总部拟即与台湾军事政府联系,自东京派员前往”。当天薄暮,美国国务院打电话给顾维钧,要求派员接受美国书面回答备忘录一件,并商谈备忘录的揭晓时间。顾维钧提议“下星期一下昼(华盛顿时间)宣布”,同时提出三个问题:“对备忘录揭晓我政府有何意旨?”“美方提议先行防守台湾设施”,台湾能否予以赞成?“应否即行电知蒋代表,将我以军事援助南韩详细设施之要点于下星期一正式通知团结国秘书长?”

美国书面备忘录事实上已经婉拒了台湾的发兵提议,“国务院、国防部两方虽未明言,然察其语气,均似因东京麦帅未能赞成所致”。婉拒台湾之后,美国国务院急于揭晓与台北之间的往来备忘录,以向外界注释美国否决台湾发兵援韩的理由。顾维钧指出,“关于宣布发兵援韩问题,我与美往来备忘录一事,国务院昨颇从容,今忽主赶办”,缘故原由在于“美舆论对我提议颇多好感,美政府既已婉却而南韩军事不甚随手,美军伤亡日增,美民众回响恐转不佳,甚至指责政府对我提议犹豫之欠妥”。2日下昼二点四十五分,美国国务院打电话给顾维钧,要求在当日下昼三点至四点之间对外宣布备忘录内容。

鉴于美国否决台湾发兵的理由是忧郁台湾的防御气力不足,台湾特就本岛防御问题向美方递交了一份备忘录。备忘录示意,台湾军事政府将与麦克阿瑟就本岛防御以及派兵赴韩问题举行商谈,尤其是商谈派兵赴韩将对本岛防御发生何种影响。

3日,美国助理国务卿腊斯克约见顾维钧。顾维钧提出,台湾赞成美国提出的由麦克阿瑟派遣代表赴台与军事政府协商的建议,希望将愿意派兵辅助韩国的设计回答团结国秘书长。腊斯克示意,在杜鲁门总统6月27日声明之前,台湾曾示意其军力不足以防卫本岛,希望能获得美国军事援助,现在虽然令第七舰队防止大陆攻台,然该舰队辖区宽大,义务繁重,而最近大陆广播将解放台湾,尤堪引起注重。顾维钧认可,“派遣3.3万人赴韩作战事实上将削弱本岛防御气力,尤其是他们将被配备以台湾可以使用的最优良的武器”。针对美方询问,顾维钧称,台湾愿意发兵援韩,是由于“中华民国”是团结国忠实会员国而秘书长又稀奇询问台湾能提供何种援助,台湾不得不有所示意;台湾能否发兵,取决于事态生长,其最终效果需要待麦克阿瑟代表与台湾军事政府协商后再作决议。

6日,美国《纽约时报》揭晓专文剖析美国发兵朝鲜的态度及对台湾发兵参战的态度,以为美国“图使韩国战争限于局部,不令扩大,杜总统更不愿在韩国国境外有意外事件”,美军奉有明确下令“制止侵略苏联及中共所属局限”。此文以为美国未接受台湾发兵建议,亦是由于上述缘故原由。顾维钧进而剖析道,“团结国对美国对韩行为虽一致赞助,惟对中国代表权问题意见尚颇不一致,故国务院与国防部均以为我国发兵军事虽属有利,政治上则否则”。

此时美国对台湾军事气力的评估并不乐观,以为一旦大陆进攻台湾,国民党失守的可能性极大,因而启动了对台军事援助。美国的底线是希望台湾能够守住本岛,在台湾自己防卫气力不足的情形下,不宜让台湾介入朝鲜战事。台湾在战争初期的第一次发兵提议就此夭折。

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及台湾第二次发兵提议

中国政府亲切关注朝鲜战争的动向,并将朝鲜战争与团结国席位、解放台湾问题相关联。战争发作之初,中国为防万一只是作了响应的战略上的防止,将部门军力集结于东北,组建东北边防军。毛泽东提名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在东北集结了包罗三个炮兵师在内的25.5万人。凭据对形势的预判,毛泽东要求,军队应于9月上旬能够随时投入作战。为配合中国的战略部署,苏联亦同时派出空军气力部署在中国东北,8月10日,第151歼击航空师完成在沈阳、辽阳、鞍山等区域的部署。此时,随着美军参战,朝鲜希望中国派出军队赴朝参战,并最先试探苏联的态度。邓华在给中央军委的讲述中提出美军可能在仁川上岸,此判断获得毛泽东的重视。毛泽东要求高岗必须在8月内完成所有准备,随时待命作战。

9月初,台湾辗转领会到,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王幼平曾公然中国对朝鲜战局的态度,主要内容包罗:中华人民共和国必须加入团结国;中国赞成韩国在团结国监视下举行公民投票;若是美国拒绝和平解决并继续侵略中国领土则中国将入朝作战。中国上述意见“系由八月二日在北平有苏联介入之五国集会决议”,中国态度已经由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转达给美国政府。

,

欧博亚洲APP下载

欢迎进入欧博亚洲APP下载(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1950年10月至1951年6月,志愿军某部渡过汉江后围歼残敌

战场态势朝着中方估量的偏向生长。9月15日,美军在仁川上岸,朝鲜战局急剧转变。周恩来在会见苏联驻华军事顾问时示意,中方不掌握朝鲜战争的要害情报,同朝鲜同志交流很少,但仍建议朝鲜必须先祛除仁川上岸的美军。在中国派遣志愿军参战前,美国民主党为争取竞选胜利,“授意报界并在团结国方面流动,阴示美军应否势如破竹北韩,悉听团结国大集会决”,并示意“纵然捣入北韩,未来于解决全韩选举前,武装占领义务美无意担任”。顾维钧以为,美国的目的在于“缓和苏联与中共,而阻其加入韩战扩大战争局限”。

9月21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召开集会,除金日成以外的所有人均以为必须请求中国参战。金日成仍建议先征求斯大林的意见,然后再来决议。此时朝鲜已经没有选择,战局急转直下,朝鲜人民军已无可能抵制“团结国军”的进攻。30日,金日成亲自写信向苏联求援,言辞迫切,要求苏联直接参战,或者让中国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参战。接信后的斯大林要求苏联驻华大使罗申立刻转告毛泽东或周恩来:朝鲜陷入逆境,朝鲜军队基本上已经失去有组织的抵制,请中国派出志愿军马上参战。斯大林强调,“我没有向朝鲜同志谈过这件事,而且也不计划谈”,但并不嫌疑“当他们得知此事后将会很喜悦”。10月1日,韩国军队越过三八线。虽然已经拟好了发兵电报,但由于中共中央书记处集会上多数人不赞成发兵,毛泽东3日回复斯大林,示意暂不发兵,但强调中共中央仍未作出最后决议。在暂不发兵的同时,毛泽东要求周恩来派飞机接彭德怀到北京,再开扩大的中央政治局集会,讨论发兵问题。经由4日、5日两天讨论,中国最终决议发兵援朝。第一次发兵决议发出后,因苏联不能立刻提供必须的武器装备,尤其是空军不能到位,在苏联的周恩来与苏方举行了讨论,双方建议等准备稳健后再进入朝鲜。但中共中央经由思量决议,不等苏联的装备到位,先行出动,抢占先机。

中苏两国在作好发兵援朝准备的同时,亦从外交上对美台睁开攻势,最主要的就是要求驱逐台湾驻团结国代表,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之。前文已经提及,苏联代表没有加入6月27日的团结国安理会集会,安理会在没有苏联出席的情形下通过了发兵朝鲜的第83号决议。也是在苏联缺席的情形下,7月7日,安理会又通过了第84号决议,建议在美国主持下建立团结司令部,并“授权团结司令部斟酌情形于对北朝鲜军队作战时将团结国旌旗与各参战国旌旗同时使用”。苏联此举遭到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质疑。斯大林厥后在回答捷克共产党主席哥特瓦尔德时称,苏联退出安理会是注释“苏联与新中国团结一致”,“强调美国的政策荒唐愚蠢,由于它认可国民党政府这个稻草人是中国在安理会的代表,却不允许中国的真正代表进入安理会”,在缺乏安理会两个大国代表的情形下所作决议是非法的。斯大林以为,美国被拖入朝鲜战争后将无力自拔,不能在短时间内举行第三次天下大战,从天下均势角度而言,对社会主义阵营是有利的。斯大林在面临英国拒绝和平调整的建议时亦明确指出,朝鲜问题必须通过“有苏联和中国加入的安理会才气获得解决,同时约请朝鲜的代表到会,以便听取他们的意见”。斯大林向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和西方注释,苏联的态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必须进入团结国。团结国的代表权问题,自朝鲜战争之初就是两大阵营斗争的重点之一。

美国在9月30的情报评估中仍然以为,中国不会公然介入朝鲜战争。对于周恩来通过潘尼迦转达的信息,美国以为这是在吓阻美军不要越过三八线。在10月上旬一系列的剖析讲述中,美国各情报系统都以为,中国和苏联不会在1950年直接动用武力干预朝鲜战争。在10月18日的评估中,美国照样坚持以为中国不会直接介入战争。甚至在志愿军参战后的两周内,美国情报部门仍然不相信中国已经大规模参战。

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直接影响了朝鲜战局。面临改变了的战局,对于是否使用台湾国民党军队,美海内部虽时有讨论,但并未改变原有的决议。对台湾国民党政府而言,第一次发兵提议被美国拒绝后,一直未再向美提出派兵参战的建议。台湾再次对美提出参战意愿,是在艾森豪威尔当选总统之后。

11月1日,美国中情局确认,中国军队正在与“团结国军”作战。5日,顾维钧汇报称,美国国务院及军方确认中国军队已经加入了朝鲜战争,国务院正在等军方的讲述,详细接纳何种行动要等研究讲述后再作决议,国防部的展望是中国“意欲保持未来游击战凭据地及电力厂”。

中国参战以后,台湾政府就转变了的国际事态征求顾维钧的建议。25日,台湾致电顾维钧,就朝鲜战争的国际情形转达了新的情形。第一,据各方报道,团结国多数国家似颇受英法影响,不惜迁就中国,“以图实现韩国局部和平”,好比赞成设置缓冲区;第二,各国以为中国与苏联之间意见存在分歧,或可加以行使;第三,中国列席安理会代表团到达团结国后,各方可能会以团结国代表权为饵与其妥协;第四,艾奇逊近复重申,美不拟行使否决权,以阻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团结国,“此虽系美方原定政策,但于此时予以重申,难免不另具作用”。台湾指出:“综合上述考察,美方态度若何,能否想法探明。”

对此,顾维钧以为,朝鲜战事因中国人民志愿军加入而发生了晦气于“团结国军”的转变,美国政府空气突然重要。总统杜鲁门暂且召集国防集会讨论应付设施,国务卿艾奇逊先后出席参众两院外交委员会,讲述外交事态,以为苏联实为朝鲜及中国的背后支持者,建议加以公然训斥。美国许多议员会后纷纷揭晓意见,大致有以下五种主张:“即请团结国议决接纳毅然努力应付设施,由各会员国分任派兵阻止”;“赋予麦帅稀奇军权,俾派空军轰炸中共境内集中之军队及交通线”;“致哀的美敦书忠告中共,如不撤兵即用原子弹对于”;“予我国民政府以充实军援,并派军事团赴台商议行使我军队对于中共”;“于苏联允令中共退却中共军队前,住手美与苏联之一切谈判”。

是年底,美国中情局相关部门对是否使用台湾军队加入朝鲜战争举行过一次评估。美方以为,从军事上而言,台湾可以提供3.3万人的特遣军队,但士气存在问题。国民党军队作战履历丰富且熟悉志愿军战术,他们在好的向导及充实的羁系之下应能对照有用地执行作战义务,但若是在“团结国军”控制区以外自力作战,则可能会大量潜逃。从政治上而言,“在朝鲜动用中国国民党军队将很快引发一系列难题,涉及美国继续使福摩萨中立化政策的可行性,稀奇是涉及在朝鲜及朝鲜水域之外动用国民党的海空军”,而且“进一步使美国和他们捆绑在一起,这会成为美国继续支持中国国民党政权的道义保证”。中情局还以为,在朝鲜半岛使用国民党军队“将使政治解决朝鲜冲突所保留的任何机遇都子虚乌有”。

美国中情局局长本人以及美国空军并不认可这份讲述,美国国家情报评估办公室(Office of National Estimates)总体上以为,该讲述强调了在朝鲜动用台湾国民党军队在军事及政治上的晦气之处,但没有充实地指出在朝鲜使用这支军队给美国的进攻带来的益处,台湾国民党军队是“团结国军”容易获得增添军队数目的唯一军队。动用国民党军队“不一定就故障以后的政治解决”,而且可以“在一个可接受的政治解决协议于短期内缔结的可能性消逝之后,美国再作出动用国民党军队的决议”。

美军在朝鲜战场受挫后,美国海内最先有人自动提及动用台湾军队,并提出两个方面的建议:一是直接支持台湾“反扑大陆”,接应美军在朝鲜的战争;二是运送国民党军队到朝鲜前线,加入朝鲜战争。1951年3月22日,众议院共和党首脑马丁在波士顿揭晓演说,主张美国应马上运用台湾军队在中国大陆开拓第二战场,笃信中国无法应付两面作战的逆境。10月,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瓦特恩指斥美军将未经训练的犹他州炮兵队调赴朝鲜前线充当步兵使用,要求美国纠正以往不使用台湾军队的错误,以缓解美国陆军员额的不足。

朝鲜战争进入第三年后,美国大选在即,是否让台湾军队参战是竞选人的竞选说辞之一。1952年2月13日,在美国西部区域竞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参议员塔夫脱演说时声称:由国民党军“反扑大陆”,此为内战,当不致引起天下大战,且可无需美军加入;“努力增添对国府军经援助,估量国军实力为六十万,其中作战军队三十二万,士气兴旺”;“倘渠获选,在军事受骗只管接纳麦帅见识及履历”。塔夫脱的对台主张遭到共和党内人士的指斥,以为其挪用台湾军队的建议将使共和党“遭受战党之名”,晦气于竞选,也难以获得同盟国的支持。5月10日,魏德迈出任共和党候选人塔夫脱的竞选委员会主席,声称应该挪用台湾军队加入朝鲜战争,支持台湾“反扑大陆”。

叶公超

美国国务院对于暂不动用国民党军队的态度并未改变。9月8日,顾维钧致电叶公超,汇报美国报界对台湾派兵赴韩之事的谈论。他指出:“国务院现仍以为,挪用我国军赴韩有损台湾国防,不如继续扩充南韩军队,增强其装备”;“如挪用我国军队赴韩必致增添团结国中难题,因加入韩国抗敌之各国中,如英国等又将起而否决”。虽然美国军方有意使用台湾军队赴韩,但国务院否决,其态度并未改变。1952年9月,美国“驻台大使”蓝钦回国述职,在与杜鲁门谈判后对外界示意,关于调遣台湾军队赴韩参战之听说,“驻台及其他处尤物虽曾有此议,但并无卖力官员或政府机关作此建议”。对于蓝钦此声明,顾维钧注释说,“此间总统竞选,两党正在努力举行,相互指责抨击,政界空气难免日见重要,以致台北行使我国军之报道引起美官方反感而严词否认”。

大选竣事后,艾森豪威尔当选美国第34任总统。为与新一届美国政府增强联系,台湾派叶公超赴美接见,围绕派兵以及其他美台关系与美方举行谈判,此即台湾第二次发兵提议。行前,蒋介石召见叶公超,商讨对美国政府应注重各点,提出不必急于要求打消“台湾中立化政策”,美国现在的政策“于我未始无益”;如美国自动要求台军援韩,“则我只能派一师军力为限,而以一师为预备队,准备轮流交流作战”;“反扑海南岛之建议绝对否决”。

台湾在战争之初的派兵热情与1952年相较完全差别,缘故原由在于台美双方对战略态势的掌握泛起了分歧。朝鲜战争发作时,蒋介石以为“反扑大陆”时机已到,而美国则不以为然,希望台湾最主要的是先自保。到达美国后,叶公超自纽约汇报美国大选后情形及艾森豪威尔的动向。他指出,“艾帅赴韩行期未定,此次选举时之允诺,旨在争取选票,并非对韩国问题已有腹案,其左右有主张彼同时应往台菲视察者,彼本人仅愿往韩国前线,以示重视韩国问题”,建议台湾“暂不宜作盼其来台之示意”,要等其本人自动示意方能有利于台湾。艾森豪威尔当选后,美国各大报纸都以大号题目刊载称其可能启用台湾军队赴韩参战的新闻,对于美国舆论的此种示意,叶公超以为“似不宜作任何示意”。

叶公超与顾维钧、蒋廷黻、俞大维等数次就美国各方意见详加钻研,“佥以为共和党握政之初尚难战胜此案所牵涉之海内及国际否决因素,故用我军在韩助战恐终难实现”。叶公超以为,若是要求台湾必须就发兵一事示意态度时,可答以“二年前我曾有自动遣兵助韩之议,现如和谈绝望,团结国决对侵略者作有设计之制裁,我自仍愿思量前议”,并以为云云亮相可“免使一班同情我国及主张我国发兵者感受失望”,“同时亦表示我在现阶段对发兵韩国之主张并不努力”。叶公超等还以为,“此时似不宜另提发兵人数,或减或加均晦气于我,盖人数之商定,当在最后,纵然我不愿仍出三万人之数,此时亦无作此示意之需要”。

至于台湾应接纳的基本政策,叶公超以为,军事上“应首先思量者厥为除守护台澎所需要之军力外,我国其余军力在自由天下之整个反共设计中应在那边使用最为有用之问题”,在美方没有通盘设计的情形下,“我即可派兵赴韩,亦仅系宣传作用,在外交上固不无裨益,但对反扑大陆目的未必有直接影响”。纵然美国未来果真请台湾发兵赴韩助战,亦应强调“上述应在那边使用我军最为有用之问题,并提商发兵条件”。

此时宋美龄正在美国流动,蒋介石致电宋美龄称,“美国驻台之外交与军事职员至今绝未提及我军援韩之事,故我方亦无由答其不能援韩之事”。他指斥美国国务院的讲述“仍如已往之捏造,专在挑拨两国情绪”。若是有记者问及台军援韩,蒋介石希望宋美龄答以“早年我军援韩之信誉至今仍为有用”,但台湾决不再自动请求援韩。

12月9日,美国军援团团长蔡斯自韩国返台,向蒋转达美方在使用台湾军队问题上的动向。蔡斯告诉蒋介石,“艾森豪召集谈判时曾议及使用国军问题之得失,惟一切无决议”,他本人曾向总统建议“在韩使用国军两师”并配以“陆战队坦克队及空军”,至于其所需装备则须在韩配发,不由台湾携往。蔡斯示意,一旦决议需要台湾派军赴韩,将通过国务院途径与台湾商洽,不会由他来转达。对于蔡斯所转达的动向,蒋介石提出,使用台湾军队的条件是“台湾自己平安问题须先解决”,要求“第七舰队只能协防台湾四周海面”,并希望美军向台湾提供喷气式战斗机,以保证台湾的空中平安。韩国驻美大使则公然拒绝台湾的派兵建议,“谓不否决用台湾国军进攻中国大陆以消除中共武力,但不愿用国军在韩国作战”,其理由是“南韩人力众多,无需我国军支援,免将中海内战引入韩境”,“国军在亚洲可用之处应为反扑中国大陆”。

蒋介石对此时派兵参战有两种思量:一是扩大作战目的,希望借韩战之机“反扑大陆”,“以三个军军力投入韩战,在敌后上岸,作韩战决议性之解决,以提高我国际职位”;二是仅为解决韩战自己,不及其他目的,“以一个军援韩,专为协助决战,但一俟战局告一段落,皆即所有抽回,或留韩一师以下之军力”。

值总统更迭之际,美国朝野上下虽然都有人要求台湾派兵参战,但决议层无意改变既定政策。艾森豪威尔当选总统后,顾维钧明确指出:“艾森豪威尔和杜勒斯无意倡议在朝鲜战争中使用国军,而是只思量对中国大陆沿海举行打了就跑的袭击而已。”1953年2月1日,蒋介石意识到艾森豪威尔对台湾军队赴韩参战“并无主张”。此次台湾的派兵谈判更多的只是停留于试探阶段,并未进入美方的决议程序。

虽然台湾在1952年底再议派兵赴朝之事,但随着战争在三八线四周稳定下来,台湾发兵援韩设计最终因美国的否决未能实现。此时,台湾国民党政府将关注重点集中于息兵谈判,希望通过影响谈判制止对台湾发生晦气效果。

(本文首刊于《中共党史研究》2020年第4期,原题《朝鲜战争时代台湾的应对及其影响》,作者侯中军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皇冠体育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中共党史研究-鲜战争发作后美国为何不同意台湾发兵?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833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1457
  • 评论总数:420
  • 浏览总数:24830